新闻正文
163彩票平台合法吗:面对“新媒体村”,请放下五环内的傲慢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9-02 18:33:5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163彩票平台合法吗近日,因为一篇题为《实地探访山东新媒体村,农妇做自媒体收入破万》的报道,让一群“隐居”在鲁北农村做自媒体的留守妇女迅速爆红网络。据负责人李传帅介绍,两年前他回到老家山东商河县李庙村,带领20多名留守妇女成立了一家自媒体工作室,开始了“自媒体”内容创业。目前这些农村妇女一人管理一号,不少人月入过万,7月份平均收入高出上海平均工资462块钱。

正当人们惊叹于农村自媒体内容创业居然也有这么大的空间,并向这群学历不高、收入不低的留守妇女投来艳羡的目光,以为她们会因为这次爆红而走上事业巅峰,成为人生赢家之时,却有媒体爆出,由于不堪网络舆论的巨大压力,工作室的不少员工心态崩溃,这两天有多人没来上班,自媒体工作室已陷入停工状态。

而所谓的“压力”,主要是网络上不少人质疑,这些农妇制作的内容没有价值,有滥造嫌疑。同时,也有人直接将这种内容创作称之为“洗稿”。这不能不让人扼腕叹息。

说起“洗稿”、抄袭这档子事,已经是司空见惯。以致现如今,看到相似的文章,网友便会条件反射般地指责“这是洗稿”,而被指控者多数时候则置若罔闻、“岿然不动”。如此随便的背后,是因为谁也没将这当成一回事,双方都知道,掐架热闹一番后,所有指控都将不了了之。

相比城里人的淡定,淳朴的农村人就要敏感得多。在她们眼中,被控“洗稿”与说人考试作弊、婚姻不忠一样,都是很严重的指责,将使自己在十里八村的“熟人社会”里难以立足。而这种态度差异的背后,固然与城市农村不同的生活环境、道德观念等因素有关,但更深层次折射出的,是以城市为中心的舆论视角,对于农村、农民根深蒂固的轻视甚至歧视。

比如关于“新媒体村”这事,我就看到有不少评论质疑:“现在连农民都搞起自媒体了,那以后谁来种地,中国的粮食安全如何保障?”这种言论表面看来是在忧心“三农”,实际上还是“士农工商四民分业”的旧观念在作祟。问题是,农民凭啥不能搞新媒体,又凭啥认为农民搞不好新媒体?

最近几年,因为工作关系,我经常赴各地农村考察,光山东的农村和县城,今年就去了好几处。据我的观察,拜移动通讯及互联网等“技术破壁”所赐,现如今城乡间的信息鸿沟已经很小,接近被抹平。很多农民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信息闭塞与后知后觉。之所以类似山东“新媒体村”这样的事例还不多见,主要是囿于各种现实资源、公共配套、基础条件的阙如。一旦这方面的短板能够补上,诸如山东“新媒体村”、浙江丽水“淘宝村”等互联网新农村将大批量涌现。

至于说农村自媒体内容有没有价值,是不是粗制滥造,更是一个见仁见智的话题。所谓“阳春白雪下里巴人”“青菜萝卜各有所爱”,就像你可以指责拼多多,却不能无视其在四五六线城镇及农村市场的巨大占有率,因为这不仅仅是个消费品味的问题,而涉及到收入分配、城乡差异等方方面面。

同样的,尽管根据调查,近六成新媒体人分布在一二线城市,但五环内的内容审美依然不能覆盖整个中国互联网的内容需求。所以,对作为填补市场空白的山东“新媒体村”尝试,舆论更应该给予理解之呵护,而非无端之指责。

美美与共,各美其美,五环内的自媒体精英和山东的“自媒体村”,并无直接的高下之分。山东这个“新媒体村”目前的停工,可能原因比较复杂,“压力太大”只是一个表象,但是面对“新媒体村”现象,还是请放下五环内的傲慢,大家都在一条跑道上竞争。

如果非要说“新媒体村”带来什么思考的话,我想或许是:为何农村自媒体内容创业这么少,这么难?那些所谓“粗制滥造”的内容又为何这么有市场?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0 杭州市某某茶楼
图片